鸽子棠

我觉得我是个作家。
新浪id:薛十戈
百度id:唯嗳唯懿
同好互fo,段手欢迎交流。

郎骑竹马来

一.

伍家在开封算不上什么数一数二的大户人家,但提起伍家,人们总会说:“这是户好人家,那当家的真是积德行善的活菩萨!”而每每说到这,人们又会叹息:“只是那当家的已过弱冠之年,却又未曾婚娶,只怕是有什么别的毛病吧……”

这年开封闹饥荒,又逢上中原兵荒马乱,百姓民不聊生,久旱无雨的田地里一根草都看不到。这伍家当家,却在自身难保的情况下布粥行善,其行为更令人称道。

手执汤勺的青年长身玉立,眉目清朗。对每一个前来乞粥的人笑脸相迎,谈吐有礼。他便是那伍家当家伍玛。在开封名声赫赫的活菩萨。

要说这伍玛,过弱冠之年也才两年有余,偏是年纪轻轻就有一番作为。先是十岁就能出口成章孝敬父母,十六岁就接管家族事务并打理的井井有条。唯一奇怪的是,似他这个年纪的男子早就有好几房姬妾,而他到如今却仍然孑然一身,有传言道,那伍家当家是XX,不好意思对外宣告,因此才不曾婚娶。又有人传,伍当家是少年时候为情所伤,所以现在才清心寡欲。

前来乞粥的人越来越少,当最后一个女子颤抖着双手将一个破碗递到伍玛面前时,锅里只剩下了米汤。

伍玛抱歉的笑笑:“姑娘你看现在只有这么些残汤了……着实对不住……”话音未落,女子便慌忙摇头:“不我……”却没有抬头。

这些天前来乞粥的人不少,都是从他手里感激欢喜的接过碗,欢天喜地的离开。而像这个女子一般慌张忙乱的人还真是少之又少。

站在伍玛身旁的家丁走到那女子面前:“姑娘,我当家的给你施粥,这是抬举你,怎么?连开都不看你的恩人一眼?”说罢,捉起女子的下巴就往上抬。

好熟悉的一双眼睛。

女子一慌,扔下碗转身欲逃,却被伍玛一把拉住了手臂:“瑾妹,是你吗?”

十几年前,李家和伍家是开封的第一第二大商铺。两家门当户对,因李家和伍家当时的当家又是至交,于是就决定将伍家长子伍玛和李家小女李瑾定下婚事。后来群臣叛乱,李家受牵连入狱。只听说李瑾和李夫人出逃,却杳无音信。

伍玛还记得多年之前,父母带了一个女孩来见他,那个女孩用甜甜的声音唤他:“伍哥哥。”他还记得他们初次相遇时在郊外的梨树林里,风一吹,梨花纷纷扬扬,洒满了李瑾的肩膀。从那一刻开始,他就发誓:此生只娶李瑾一人,定为她种下满园梨花。

而现在,眼前这个女子的神情,和当年初次见到的女孩一脸无措的神情,一模一样,分毫不差。

“瑾妹。他出声,惊觉自己声音嘶哑,一别有经年,不知故人别来无恙?压抑在心中的思念,担忧终于释放,“别来无恙?”

女子抬起头,眼眶中尽是盈盈的泪光,她伸手用袖子擦了擦眼泪,笑着说:“无恙。”

二.

伍玛将李瑾安置于府上,处理完事务过后就来看她,询问她这么多年的情况。李瑾相较多年之前,憔悴消瘦了不少,脸色苍白,常常咳嗽,伍玛为她来了开封最好的大夫。大夫只说,是早年得了寒症没有痊愈,才留下的暗疾。岁月如梭,伍玛不能想象曾经那个笑容娇俏的明媚女孩这些年经历了多少才将她的身体摧残到这等地步。

坐在雕花大床上的李瑾用细软的声音说她这几年遭遇的事情。她说她和母亲逃到了洛阳,养尊处优的母亲给大户人家当苦工,身体很快就承受不住,不久就撒手西去了。而她一人,历尽千辛万险才回到了开封,一个人过着流离失所孤苦无依的生活。

“当我看到伍哥哥你在布粥的时候,我欢喜得不得了。恨不得冲过去问你还得不记得当年的李瑾。可是我又怕,怕我现在这个样子,伍哥哥怕是早就忘记我这人了吧……”李瑾含着泪说。

伍玛将她微凉的手攥进手心,,笑:“瑾妹,这么多年我从来没有放弃对你的寻找,可你却是杳无音信,好在你现在平安回来,这样我们就终于可以在一起。”

李瑾一愣,忙把手从伍玛手中抽了出来,神情慌乱:“伍哥哥……我,我是万万不可以成为你的妻子的!”她皱了皱眉头,往床里边缩。

“为什么?我们幼时便有婚约,而且……”

“没有为什么伍哥哥,我现在不是曾经的那个李瑾了!我不再是那个家境显赫的大小姐,我只是一介布衣百姓!无父无母的孤女!”她说的有些激动,像是要掉下泪来。

伍玛站在原地,苦笑了一声:“瑾妹,你真傻。”

三.

他拉过李瑾的手,牵着她绕过后院,来到一个园子门口。还没进园,一股扑鼻的花香便传来。

伍玛带着李瑾走进园子。

梨花。

大片大片的梨树,洁白的梨花挂满了枝头,许多花瓣落在地上,融入泥土,散发出泥土和花香的奇异香气。

她想起小时候她对他说:“伍哥哥,你见没见过春天的梨花?花瓣好美好白,风一吹,好似下起雨来。”

她也记得他曾对她说:“我伍玛,此生只娶李瑾一人,定为她种下满园梨花。”

他做到了。

伍玛拉过李瑾:“瑾妹,这么多年,我寻你,在心里发誓非你不娶。如今我种下了满园梨花,佳人是否也应属于我?”

在梨树下,他轻轻念:

有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将琴代语兮,聊写衷肠。何日见许兮,慰我彷徨。愿言配德兮,携手相将。不得于飞兮,使我沦亡。

李瑾站在梨树下微笑,笑得流泪。

然后她说:“我嫁给你,伍哥哥。”

 

 

几个月后的一个黄道吉日,开封张灯结彩,热闹非凡。据说是伍家当家娶妻,新娘美如玉,和那伍当家,绝配无双。

             END

话说发小都是今生的情侣无论男女

池路对我说,我要是考不上市一中我就去当服务员一月零花钱只有十块。

我喝了一口汽水,满脸不屑地答:“就你?市一中要全A至少也就5A1B。可不是像你这样的全D生敞开大门的。”

池路不可置否,他耸了耸肩:“我觉得我可以,而且……”他停住,摸了摸下巴,色眯眯的接着说:“听说…听说方南已经报送市一中了。”

我站在夏日的晨光下静静地望着他。

 

一.

池路和我一起长大,我们同一所幼稚园,同一所小学,同一所初中。逃课,抽烟,打架。怎么气人怎么干,怎么好玩怎么来。中考誓师的那天晚上,我和他跑到学校天台上抽烟,结果没抽完一根就被那个油头粉面的教导主任抓到。然后我爸把我领回家一顿胖揍。第二天我们都对着对方的鼻青脸肿的猪头脸不顾形象的在校门口大笑起来。

这个时候,方南就出现了。

方南是我们初三的级花。长得挺可爱的,成绩也不错。据说是某老师的女儿。人虽然笑眯眯的,但是总给人一种淡淡的疏离感,不太容易接近。

池路这小子谈过几次恋爱,对象都是穿着吊带热裤的不良少女,池路和她们充其量也就是玩玩,却没想到他对“三好学生”方南动了心思。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相对于我的不屑,池路却不以为然:“周创你等着,你等着将来的某一天叫方南嫂子吧。”我干笑了一声,正准备说一句去你妈的。可这时上课铃就响起来了,它催促着池路回到教室听课。于是池路拍拍我的肩膀:“小创创,等我的好消息yo~”最后那个yo余音绕梁。听得毛骨悚然。

我望着他的背影,笑了起来。

不可否认,他有一张值得称赞的脸,有神的眼睛,高挺的鼻梁,一笑起来脸颊上两个酒窝就显现出来。所以有很多女生向他主动示好。

这次,他说他要追方南,却像是动了真心。

我没有谈过恋爱,甚至和女生说话的次数都很少。从前他问我:“周创你怎么不谈恋爱啊,你是不是男人啊。”当时我笑着对他说:“我有喜欢的人了。”“谁?哥给你牵线搭桥。”“你。”

然后他连想都没想就哈哈大笑起来:“周创你真会开玩笑我们都是男人啊!”

其实我没有开玩笑。

二.

我和池路的相识其实很传奇。

那个时候我还很小,在幼稚园被别人抢了玩具就坐在地上哭。小阿姨不知道去干什么去了没有人来理我我就一直哭。然后池路就帮我抢回了玩具扔在我面前说:“妈妈说哭脸的不是男子汉!”

当时我就想男子汉是什么啊男子汉又不能吃。但是还是很好奇的抬头望他。于是他就说:“我妈妈昨天给我买了赛文奥特曼!超级帅的!你看过赛文奥特曼吗?他变身的时候……”那个时候我只懂迪迦奥特曼但是我还是跟他成了好朋友而且顺利的喜欢上了赛文奥特曼。

池路的妈妈很忙,因为池路爸爸多年前就去世了只留下富足的家产。他妈妈要打理家中事务还要处理公司里的事很忙所以不能常常陪他只能用物质满足他。所以在我们成为朋友的那段时间里他那大得惊人的房子里就只有我们两个小屁孩在看赛文奥特曼。

我们上初一的时候池路第一次恋爱,对象是一个比他大两岁的女生。开头很甜蜜过程很甜蜜但是最后还是掰了。池路没有说起过他们分手的原因只是在他们分手过后低落了很长一段时间。后来我才知道,是那个女生勾搭上了另外一个男生然后觉得池路太小太嫩就提出分手了。

我看着他情绪低落,看着他日益消沉。我的心,也防不胜防的难过了起来。

我想为他分担,我希望让他快乐,我甚至想,一辈子就这样陪在他的身边。

后来我知道,这就是喜欢。这就是爱。

我不介意我们的性别我也不奢求我们一定要在一起。我只希望我们我们能保持现状依旧称兄道弟。

这样就挺好。

三.

我叫池路。池塘的池,小路的路。

我和周创在幼稚园的时候相识,那时候的他简直就是一个爱哭鬼。被别人抢了东西只知道哭而且还哭个不停。其实那时的我是很讨厌男孩子哭的,妈妈说过,如果我哭的话她就不会喜欢我。所以遇到了什么事我都不会轻易掉下眼泪。

周创是他家最小的孩子,所以被娇惯坏了。不会打架,不会还击。甚至于男孩子都看的赛文都没看过!好吧,这个倒是没什么。

我和他成了朋友之后,他开始学习我的一切。可以说是我逼的。我总是对他说:“周创你这个做得不对你应该这样像我这样。”“你错了啊真蠢。”“你这样干不对啊你怎么总是不听呢。”所以归根究底周创从一个乖乖小男孩变成像我一样的不良少年。全都是我的错。

他很喜欢跟着我,就像一个跟班一样。我出去吃饭,他就跟着。我回家,他也跟着。我出去上网,他跟着。甚至我去上厕所,他也……没错,就是每时每刻跟着我。

在他之前我讨厌任何人跟着我,包括我的妈妈,我最亲的人,我也不允许。

但很奇怪,我一点也不厌烦他跟在我的身后。

而且,我开始喜欢询问他的意见。哪怕看到一件很喜欢的衣服,一套很爱的装备,只要他说不好看我就不会买。

其实他从小就有一个不为人知的暗疾。他很怕冷。当然不只是怕冷。他害怕吃一切冷的,害怕碰一切寒凉的事务。

但就是这样的他,在那么寒冷的冬夜里。寻找和妈妈吵架离家出走的我找了整整一夜。找到我后一脸的欣悦:“原来你在这里,快回家。”鼻头都被懂得发红。

就是这一个寒夜,让他病了整整一个冬天。

有一天我去看他,他裹在厚厚的棉被里只露出一个通红的脸颊。他妈妈说从那天他找我回来后就一直高烧不退。

我对他说:“你笨啊。没事跑出来做什么。”

他牵起唇角无力的笑了笑:“我担心你啊。”

就是这一句简简单单的“我担心你啊。”让我努力憋回去的眼泪绝堤而出。

妈妈打我骂我我没有哭,老师嘲讽我我也没有哭,被那些比我高大的人揍我也没有哭。

为了他这一句话,一句关心的眼神。

那时我就觉得我可以为了他放弃一切。

初一时我交了个女朋友,长得很漂亮。但是最后我还是跟她分手了。原因很简单,不像同学所传的那样,我和她分手,是因为她说周创是一个没有骨气的懦弱男生。

总是周创性格软弱。但是谁也没有资格这样说他。

我听了这句话之后就扇了那个女生一巴掌,她哭着跑开一边说:“我们分手!”

就算她不提出分手我也会分手。因为我容忍不了任何一个人在我面前说周创的任何不好。

周创再不好,在我眼里他的所有缺点都是我可以喜欢的优点。

后来的我的每个女朋友我都提出了条件,也是唯一的条件。

要想和我成为男女朋友首先就必须和周创成为朋友。

她们都觉得这个条件是非常的不可思议。

但是很奇怪,周创的恋爱史几乎为0。偶然的一次,我问他为什么不交女朋友。他却回答他喜欢我。我呆了。但是望向他的神情,却像是开玩笑。

于是我也笑:“周创你真会开玩笑我们都是男人啊!”

回答完后,我的心里却有些难过。我不知道为什么。

从此之后我们没有说起过这个话题。

但是很偶然的一次,我在图书城翻到一本书。我打开,在一页看到这样一句话:我喜欢上了一个人,我会因为他受伤而难过,因为他快乐而快乐,我不允许任何人说他的坏话除了我自己。

我猛然一震,然后把书扔离了我的视线。我故作镇定,搜寻心中符合这句话的人。

答案显而易见。

周创。

四.

池路最近很异常。我感觉他在躲我。

虽然说他要追方南我没有反对但是也没有必要把我抛开啊。想到这里,心中微微有些难过。

掏出手机拨通了那个最熟悉的号码:“喂你在干嘛。一起吃饭么。”

“哦……不了吧…我在图书馆看书呢。”对方声音很小。

“饭都不吃了?要不要我打包过来?”

“不用了我先挂了啊。哦对了,今天不能一起回家了我有事。”

“欸等等……”

电话里传来一阵阵的忙音。

我愣了愣。握紧了手机。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啊。我没有做错什么不是吗。

同桌说要我帮他从图书馆借一本二战的书回来。我眼睛都没眨一下:“你自己没腿啊。”他拍拍我,一桌的试卷等着他批改。

我叹了口气,走向图书馆。

可以说上了初中之后,我就没进过图书馆这张门了。

我站在历史那一栏的书柜前,翻有关二战的书准备带走。

刚刚抬起腿,就发现一个熟悉的人影坐在角落。正啃着一只小的可怜的面包。

我走到他面前:“池路。”

他抬起头,惊讶的望着我:“周创你怎么……”

“池路你怎么了你有必要在这里吃这种东西么我不反对你考市一中但是你不能为了学习拖垮自己的身体你难道忘记了你的胃不好不能这样草草的吃中餐么!”

“周创你太小题大做了。”

我承认自己小题大做,但是我偏偏不准他这样做。

“我告诉你池路,谁这样吃都可以唯独你不行。别人在我面前别说吃一个面包吃他一千个我都不会怎么样|!可是你的胃病不允许你这样!”

他突然安静下来,静静的望着我:“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我望着他,鼻子一酸。拽过他的袖子:“走,去吃饭。”

然而我没有看到身后的他笑得春光灿烂。

五.

我看清楚了自己的心。没错我就是喜欢周创。

而关于方南。我也明白了不过只是当时为了否定我喜欢一个男人的事实而采取的行动。

对于优秀生我真的不怎么感兴趣。

考市一中什么的下辈子再说吧。

看着周创拉着我的手,我微笑起来。趴在他的背上,轻轻的说:“周创。”

“嗯?”

“你上次对我说喜欢我是不是真的。”

“……啊?”忽然红起来的脸。

“就知道是真的哈哈哈你看起来好笨啊现在。”在那个人脸变成冰霜之前,我抢先说:“其实,我也喜欢你。”

这时已经走到了校园的一处林荫处。据说那里是情侣约会的绝佳场地。不会被发现,而且很浪漫。

我转过他的身体,我们面对面。

 “周创,我喜欢你,真的很喜欢,你。”

对方终于露出了笑脸。

                                                                                                    END